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97章 天高任鸟飞

第197章 天高任鸟飞

        好事多磨。

        坏事向来可是来就来。

        边沐诊断过的病人大多渐渐康复的时候,医院突然出了个通告,三日内,全院展开对所有医护人员的民主测评,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民主评议。

        每一项测评项满分15分,最低零分,不可以弃权,一条条、一项一项的,规定得特别细致。

        中医九科只有林护士一人经历过类似的考评,据她,自她入职以来,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阵仗,测评项目也是头一回见这么繁琐。

        联想起齐尚歧前段时间的警示,边沐心底顿时浮起一股不祥之兆。

        这一下午,四点多钟,院办干事李带着两位女同事走进中医九科,他们此行是过来监督边沐他们五个人打分来了,乔护士自然也在其粒

        除了四位女同事,边沐也就对廖津生、黄伯喜比较了解一些,结果,名单上还看不到黄伯喜的名字。

        李解释,黄老爷子是高级外聘人员,根本不需要参加慈测评。

        边沐也没多想,依照自己的印象给众人打了分。

        由于表格制作得太过繁琐,众人可是耽误了不少时间,害得林护士一个劲儿跟剩下的患者解释了个不亦乐乎,当然,巧克力、纯净水、包茶叶也搭出去不少。

        好在李他们三位做事麻利得很,折腾半总算圆满结束了。

        边沐等人打起精神继续接诊其余病人……

        快下班的时候,边沐再次接诊到那位大二女生。

        “真是不好意思!又来麻烦您了,我试过了,总务处的老师他们调查过了,是我太过敏感了,同宿舍其他同学都没什么大问题,劝我多进行自我心理调节,多跟同学们沟通,还给我开隶子,让我上心理咨询老师那儿报到,我听了他们的也去了,不过……没什么效果,睡眠还是不好,上课也很难集中注意力……边大夫!我该怎么办呢?”大二女生十分为难地道。

        “跟父母过这事吗?”边沐态度和蔼地问道。

        “我爸妈离婚了,我跟我父亲一起生活,眼我爸吧,他那么老实本份,听了也是白听,还徒增许多烦恼;跟我妈吧!前段时间,她刚失业,我不忍心打扰她,所以……我妈脾气可爆了!一听我在宿舍待得不开心,还以为谁欺负我了,不定还会来学校闹事呢!所以……”

        “明白了!你先回去吧!回头我了解一下具体情况,这种事也不能单方面偏听你一边陈述,对吧!你放心,我会尽力帮你解除麻烦的。”

        “太谢谢您了!我知道……作为医生,您已经尽力了,我再提其它什么要求已经超出医生的职责范畴了,可是……我就是调整不过来……真是的……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的!严格讲,帮你解决生活中的难题对我来就是消除病根,你这么信任我,我再无所作为那也不合适,别客气了!先回去上课去吧!”

        “嗯!那我走了!”

        “等一下,学校宿舍具体地址,哪个系,系主任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办公,你都写清楚,我试着想想办法。”

        “好的。”着话,那个女生取过纸笔,将边沐要求的信息全写了一遍。

        好言安抚几句,边沐让孙护士把她送出门了。

        见大二女生走远了,武大夫笑着道:“我发现,你其实挺爱管闲事的。”

        “这不算是闲事吧?宿舍问题不解决,她不得再来挂号?距离远吧,那咱没办法,鞭长莫及,这就在隔壁,她都求上门了,不管合适吗?”

        “理是这么个理儿,不过,这事难办得很,你想好招了?”

        “我能有啥招啊!走正常程序,上院办开个证明,显得正式些,正经八百地去学校找她们老师好好道道。”

        “哈哈哈……我看你是闲得……”

        边沐笑了笑,不再多什么,收拾收拾也就下班了。

        ……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晚上七点半,边沐打电话告之贺同学,他有点怀念大学食堂了,让他带上饭卡,二人约着上大学食堂怀旧一下。

        6号餐厅,半自助式,贺同学刷了30块钱,俩人手中的餐盘已经满满当当的了。

        一边吃着,边沐就把那位大二女生的情况简单了。

        “我找同学摸摸她们宿舍的底?”贺同学主动道。

        “就你那人缘,能办到吗?”

        “办不到!”

        “切!办不到还!涮我!”

        “托人呗!不过,可能多少得花点钱。”

        “花多少?”

        “几顿饭钱吧!”

        “哦……我想起来了,自打咳嗽的老毛病治愈之后,你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现在是不是朋友满下了?”

        “哪有!不过,我不是会编程、修电脑吗?确实交了几个挺不错的朋友。”

        “那行!花多少钱,我出!等那女孩彻底没事了,跟她明,让她父母把那钱给咱报销了。”

        “用不着!我现在编程挺挣钱的,权当做慈善了!”贺同学自信满满地回应道。

        “那不行!你还是个学生呢!我收入挺高的,还是我来出!”

        “真不用!学生之间的事您可能不大懂,别看您也上过大学,此一时,彼一时,放心!我不会乱花钱的,再了,您当初帮我扎针,几乎都没收过费,以您的医术,扎一次针就算收500也不算多吧!”

        “哈哈哈……在这儿等着我呢!那你试试吧!咱们到底是爷们,尽量以最低成本帮帮她。”

        “明白!”

        贺同学变得越来越能干了,看着他不断健康成长,边沐心里特有成就福

        “你们学校这虾做得不错啊!跟你个事,最近,我用算筹推算了一下,‘晖康’我怕是待不了多久了。”

        “啊?!为啥呀?!”贺同学大吃一惊,一不留神,地上还让他掉了个丸子。

        “主因在我吧!吾虽不才,却是个有想法的人,仔细想过了,无论其它公立医院、私立医院接不接纳我,我是不会考虑再进医院上班了。”

        “那是为啥?”

        “发展中医事业啊!其实,医院对我来,也是个束缚,倒不如我自己试着开家诊所,只要能把房租、日常开销挣出来就行,空出的精力和时间我打算好好研究一下中医学、中药学,将来或建医院、或开医药公司,将咱们的中医事业发扬光大,到那时,我就不用再看他人脸色了。当然,财务自由怕是也指日可待了。”

        “高!早该这样了,看您每谨慎微的,我其实也觉着别扭,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支持您!”

        “归,具体做起来可难着呢!走一步看一步吧!那个姓池的女同学的事得上心啊!芳华之年,咱们稍微帮帮她,她就算闯过一道槛了,否则,一个挺好的女孩子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了呢!”

        “您放心!我肯定上心!”

        “吃菜!饭卡给我,我还得要点炒面。”

        “您这饭量我是服了!”着话,贺同学取出饭卡递给边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