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99章 情况有变

第199章 情况有变

        网络上到处挂载着租房手机app免费软件,挑那下载量排在前三的边沐下载了两个,手机注册之后,以“益优康”公司总部所处地理位置为中心定位了一下,边沐粗略地挑选了五六处对外出租的民居。

        贺同学有课,边沐就一个人去看房,贺同学得空,二人就结伴前往,刷二维码租骑共享单车或共享电动助力车,很便宜还特环保。

        这一上午,般多钟,贺同学参加大学生辩论赛去了,边沐骑了辆蓝色共享单车上贡院街查验第3套备选的出租房。

        风和日丽,阳光正媚。

        一路沐浴着和煦的春光,边沐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开始变得丰厚了许多。

        “融入万丈红尘的感觉竟然如此美好!看来,我也得重新刷新一下自己的生活内容了,成待在诊室里,就算不被他们整死,也得发霉变馊,就算将来不至于堕落到陆式远、欧阳子夜那种地步,陈腐无能、敷衍了事、死等退休……肯定是跑不聊。”一路思忖着,边沐奋力蹬车前行,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二十几岁的年纪就得活出年轻人该有的模样嘛!

        边沐更加坚定地认为这回辞职绝对做得没错。

        房东大姐四十多岁,衣着时尚,佩金戴银,左手手腕上手串还戴了三种,起话来虽透着世俗气儿,不过,人还算实在。

        原棉纺宿舍,总高六层,步梯,每一层住两户,门对门,同层邻居间的距离比一般住宅要大一些,边沐选的是顶层东户,两室一厅,把边,实际使用面积57平左右,没有通燃气,决定入住的话,得自备电磁炉或者在附近租个液化气罐。

        里里外外收拾得挺干净,上一位住户是个考研的女学生,刚刚退租,好象已经达线,应该是参加复试去了。

        “瞧见没?那就是九一学,名校哩!我这可是学区房,要不是看你文质彬彬的,应该比较讲卫生,又是一个人住,才不会收你这么低的房租。”

        “大姐!一月1850还少啊?!呵呵……”边沐笑着反驳道。

        “嘿!你这个伙子怎么不知道个好歹哩!你问问对门,跟我家一样样的条件,一月是不是2200?”

        “人家是常住户吧?”

        “常住户怎么啦!少收你这么多还不领情,真是的!”房东大姐装作有些生气的样子,同时还白了边沐一眼。

        中介公司派来的是个年轻伙子,看着比边沐要一些,估计也是刚上班没多久,这会儿脑子里不知道在琢磨啥事呢,静静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笑了笑,边沐懒得跟房东大姐争辩,从房东大姐身侧走过,直接来到北边大阳台,透过断桥铝材质窗户朝远方望去。

        “益优康”办公大楼清晰可辨,就综合地理位置而言,这一户最理想不过了。

        美中不足,有点贵。

        “这里挺适合我的,不过,就是房租有点贵,如果房租能往下再降一降,我就租了,大姐!您别急嘛!底下哪有一口定死的房租,强租啊?!对不!您要总是以这种口气跟客户话,您这房子还怎么往外租啊?对不?李!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了。”罢,边沐冲李挥了挥,转身下楼走了。

        嘴上虽然这么,其实,综合考虑下来,还就数这一户比较理想了,没事儿!先晾晾房东再。

        边沐早就给房东大姐相过面了,典型的吃硬不吃软的人物类型,让中介李慢慢跟她磨嘴子去吧!

        紧接着,边沐骑共享单车又看了两户,一户太过老破,跟网上贴出来的照片差距太大,中介公司有骗人之嫌,自己就算省钱也没必要活得跟只“都市老鼠”一样,边沐当时就否了。

        另外一户看着还行,房东是个大爷,和和善善的,人挺好。

        不过,看房过程中,边沐发现左邻右舍住的都是做生意的外地人,看楼道摆放那么多杂物就知道那些人不好相处,不定还容易丢东西呢!没客气,当时就否了。

        一上午,就看了三户,抬头看看大太阳,又该吃午饭了。

        边沐给章助理打了个电话,约她一起吃个饭。

        ……

        前进路西二巷,一家名为“老汉焖锅”饭店。

        油焖河虾、干锅辣鸭头、羊肉焖烧烩、鱼香肉丝、松茸烧豆腐,主食吃米饭。

        “你怎么把‘晖康’给踹了啊?!草率了!这顿我请!等你新工作落到实处再回请我啊!”章助理笑着道。

        “看我同学的面子,杂七杂澳补偿金给了不少,这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呵呵……”边沐笑着回应道。

        “具体给了多少?”

        边沐笑着了个数。

        “嗨!你事先应该跟我商量一下的,你知道吗?你可不是普通中医大夫,你是一个科室的当家人呐!就算你工作年限不足一年,钱通肯定给你签的也是级别最高的协议,据我所知,公公道道的,他们至少应该补偿你30万左右。”

        “怎么可能呢!我在人家那儿服务还不到半年呢!”边沐不以为然地反驳道。

        “你怎么这么糊涂呢!‘晖康’一直奉行的是vip制,会费相当高的,我估计你手上到底经手过多少位vip客户你都不是很清楚吧!远的不,最近那位吴凤岚,疗效显着吧?你知道她那个继子,萧董事长得支付院方多少钱吗?”

        “不太清楚,总共才接了一单而已,没多少钱吧?”边沐笑着道。

        “唉!你以后做事,最好先把规则都琢磨透了再,算了,过去的事了,不也罢,过段时间你就啥都清楚了,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着啊?”

        “上你们公司谋个差事合适吗?”

        “不是吧?真打算改行了?”章助理惊讶地问道。

        “那倒没有,我打算开个诊所,你知道的,房租、装修啥的加一块可不便宜,现在人工费多贵啊!诊所内部的设施不能太过简单,否则,好多病我是没法下处方的,所以……能不能在你们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多少攒点。”

        “哦!上回,骆总正式邀请你,那会儿还行,以你的能力,一年少也能签个20万,现在情况变了,你要进来了,只能挣死工资,三年之内,一分也不会给你涨的,最近大家都忙,有些事我也没姑上跟你细。”

        “咋回事?”

        “咱们第一次见面记得吧?车祸、失语症。”

        “嗯!怎么了?”

        “我们为啥上你老家跑那一趟?公司业绩下滑趋势明显,骆总有些着急了,一方面,我们打算在你们县搞一个医药产业园区,不为别的,纯粹就是为了降低成本,后来你不是跟焦悦芸就碰上了吗?另一方面,骆总不知道从哪儿得知,翠薇山南驼岭、红泥沟一带蕴藏有金矿,而且还是个富矿,他就有点动心了,悄悄带上我们想实地考察一下。”着着,章助理不仅压低了嗓音,而且还四下里张望了几眼,唯恐被不相干的人听到。

        “啊?!还真有这事?”

        “哦?你也知道这事?”章助理惊讶地反问道。

        于是,边沐就把吴凤岚玩命探寻金矿矿脉、护林员老梁头就此事的相关陈述一五一十地讲给章助理听。

        “在这儿谈这种事有点不方便,咱们换个地方聊。服务员!麻烦你打包。”罢,章助理点手叫来一个服务生结账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