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218章 神效

第218章 神效

        扎针是中医医师的基本功之一,如果满分定为100分的话,边沐至少可以达到70多分,在这方面,他多多少少是有些赋的。

        当代医疗体系大背景下,扎针所用针具几乎清一色全是毫针,材质多为不锈钢材质,其规制大致源于20世纪50年代初诞生的机制针。

        然而,毫针不是唯一的选择。

        砭石针、骨针、青铜针、银针、金针、铁针……材质不同,针对的病症和患者类型各有不同,不同流派中医门派对此也各有独到的见解和医学实践。

        材质,每个病患反应也各有不一,不锈钢材质优点之一在于其抗过敏性强,一般不会引发皮肤炎症、神经性紧张、肌肉痉挛……之类的不良反应。

        不过,不锈钢毫针钢性、弹性有余,柔性不足,中医高手手腕、手指间透出许多“气穴”之类的变化则难以展开,或者干脆无以实现,从而无法治疗更繁难、更致命、更为凶险的重症。

        “金波渡”,“气穴”流派一种扎针技巧,对施针医师有相当高的技术要求。

        边沐虽内力平平,比普通中医医师、针灸师那可强多了,以气运腕,腕力渐达指尖,刺、挑、提、插、捻、转……这些基本操作增添了更多的变化。

        金针的震动频率比寻常钢针自然多出好多变化,这种震动频率在边沐手上渐渐演化为一种可以为人掌控的微波,微波荡漾,由于外伤被击穿、打断的气脉慢慢也就被“修补”成形了……

        打个比方,边沐施用的这种扎针技法有点象手工织补,富贵人家所穿高档衣物,因种种原因弄破一个洞、裂口,有那高明的裁缝就会用一个巧的竹器将破损部分“绷”住,然后施展一双巧手,以飞针走线的细密手法将破损部位一一修复,不仔细看根本都看不出来。

        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针刺手法,药农老裴看得懂,自己却全然不会。

        养路工意外被石头砸伤,药农老裴第一时间赶到,以传统中医正骨重手法助其复位,同时给他及时服用了活血化淤的上等好药,给边沐争取了后续施治的宝贵时间。

        机缘巧合,偏偏在此之前,边沐意外地拿到了“滚龙金针”,某种意义上讲,还真是“饶命,注定!”

        养路工在老伴儿和儿子的帮衬下试着翻了翻身。

        “诶?!腰上能吃点劲了……腿也没那么麻了……”着话,养路工借助左右双臂支撑力缓慢地坐卧在床。

        养路工的儿子连忙拿过一个叠好的被子垫到他爹身后,好歹给他增添点支撑。

        边沐和老裴心里有数,没挪地方,面带微笑打量着养路工一系列动作细节,不断评估着“滚龙金针”的神奇疗效。

        终于,养路工可以下地了。

        “别扶我!让我试着自己站一下。”着话,养路工试图摆脱两旁家饶搀扶。

        “膛!您能下地已经是万幸了!到此为止,到此为止!”着话,边沐赶紧上前劝养路工重新半卧在床。

        “虽然咱们没拍片子,您的病情我已经查得差不多了,这一回您擅挺重的,要不是机缘巧合,就算及时就医,您得也在卧床半年才有可能下地呢!多亏裴叔及时用正骨重手法帮您复了位,打今儿开始,您还是坚持卧床,即使大便也得让家里人帮衬着您点,什么时候能独立下地了,我会让裴叔告之的,一定要遵医嘱,否则,将来后患无穷!”边沐表情严肃地告诫了一番。

        “记下了!大恩难谢!我们全家都记在心里了,没齿不忘!”养路工活了大半辈子了,边沐这等高明的医术意味着啥他心里清清楚楚的。

        “言重了!冲裴叔的面子大家都不是外人不是,万幸!扎针这么快就见效了,不过,您骨骼上的伤还没正经治呢!我给您开两张方子,一张是艾灸理疗方子,我尽可能写得详细些,事后您跟裴叔商量一下,看是住院治疗呢,还是麻烦村医过来帮帮忙;另外一张是外敷用的药方,你们想办法找人把草药打成粉末状,用米醋加黄酒以1:3的比例调配成剂,将药粉浸泡在里面,12时即可,然后用手捞出和成药泥,涂抹要后背脊椎住,借助艾灸的力量将其烘干,这种操作家人可以代作,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就不劳烦其他医护人员了。”着话,边沐要来纸笔,坐在茶几旁将处方开好,署上自己的姓名、日期。

        随后,边沐随后拍了两张照片存在手机里,回头他得在白楼那边留个底子,这也算是他没有完全脱离临床的特证之一。

        随后,边沐将自己的身份向养路工一家三口解释了半,最后让养路工的儿子给自己写了份证明书,回头他得交到白楼那边存档。

        其实,只要边沐隐而不,没谁知道今这事儿,不过,那样做的话就很不和行规了,同时自己也白白损失了一个没有脱离临床的证据。

        眼看着时候不早了,边沐客气了几句,起身准备回家看看家人。

        “饺子都包好了,马上就煮,自家的肉馅,吃粮食长大的,一点饲料都没喂过,这要拿到市里,一斤得五十多块钱了吧?我还放了不少铁皮石槲,你识货,好歹尝上几个。”养路工老伴话得特实在,真心挽留了几句。

        “那……麻烦您煮上点,借我个餐盒我带回去给我妈尝尝,她体质有些虚弱,您包的这饺子大补,正合她的胃口。”边沐笑着回应道。

        “那也行!请上那边坐着吃点水果,我这就去煮去。”罢,养路工老伴打发儿子开车出去买一次性餐盒去了。

        边沐则坐在养路工床头,将他的骨骼伤情现状画了几张草图耐心细致地讲解了半……

        山里人实在!煮好的饺子整整装了五盒,边沐拎在手下正准备告辞呢,养路工老伴非要让他再拿点新鲜前腿肉、铁皮石槲回去。

        老裴留下来吃点饺子,养路工的儿子饿着肚子驾驶那辆工具车将边沐一直送回到县城他家区门口。

        边沐从老葛那边拿了不少“焖烧包”、“焖烧饼”让养路工儿子带回去尝尝,双方彼此客套一番,养路工儿子驾车开开心心回山里了。

        ……

        接到儿子电话,边沐的母亲匆匆从一家超市赶回了家,手上还拎了条二斤多重的活鲤鱼。

        “妈!饺子还温着呢,醋配好搁桌上了,您先吃着,我炖个鱼汤,剩下的剁成鱼块放冰箱里冻着。”着话,边沐拎着活鱼上厨房收拾去了。

        “你饭量大!甭往冰箱里放了,全剁成鱼块,油炸一下,你带回去冻冰箱里能吃好几顿呢!”一边吃着可口的饺子,边母叮嘱了几句。

        “那也行!悦待会儿回来不?”

        “待会儿就回来了,我给她打电话了。”

        二人正着话呢,边悦打外面回来了,不过,姑娘脸上并没有显现出多么欣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