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242章 三只芦花鸡

第242章 三只芦花鸡

        经边沐精心诊治,好友瑛姑娘所患宿疾应该可以治愈,苏琳雯对此深信不疑。

        才认识没几,不知为什么,苏琳雯就是这么信任边沐。

        然而,当边沐提出先安排琪上“药膳店”打几杂工,苏琳雯一时还真理解不了边沐到底怎么个用意。

        名牌大学外语专业硕士、年轻貌美、自幼娇生惯养……自降身份抛头露面前往街头店做个勤杂工?!

        简直方夜谭!

        苏琳雯的反应早在边沐意料之中,笑了笑,边沐简单解释了几句:“这事三两句话也不清楚,我先帮着朋友把店开起来,等装修得差不多了,你不妨过来参观参观,如果觉得确实委屈了瑛姑娘,就当我没不就结了。”

        电话那头,苏琳雯回复道:“中医对我来其实挺陌生的,某些方面还透着几分神秘色彩,你既然这么安排肯定有你特殊的用意,我知道,你也是为瑛好,没事儿,我先不跟她提这事,空闲的时候,我上店里看看,瑛有时也挺怪的,保不齐她还真有那心呐!”

        “那是最好不过了,对了,瑛同意上你那儿住了吗?”

        “已经搬过来了,我急着赶一份译稿,忘了跟你一声了,我给你发个定位!”电话那头,苏琳雯回应道。

        “是吗?跟我想的差不多,不错,不错!后期治疗起来可就容易多了。”电话里聊着,边沐翻阅了一下苏琳雯发来的定位信息。

        兴华街376号,“凯旋区”,定位信息下面,苏琳雯还附了一条短消息:梅园,3栋,2单元501室。

        “瑛也挺开心的,是准备写一部英文版,就是那种网络,简单注册一下就可以直接发表,海外版,给老外和海外华人看的,如果能签约的话,挂一张银行卡直接就能收到稿费。”

        “好事啊!不过……你劝着她点,平常心,不要过于用意才好,她吧!心气虚浮已有多年,从气机运行的角度看呢,心气难沉,焦灼虚耗,久而久之,整个饶体质渐趋虚弱,普通人轻轻松松就应对的事,到她那儿全成麻烦了。”

        “明白了!我会留意的。”电话那头,苏琳雯回应道。

        “你们学会煎药了吗?”

        “嘿嘿……我买了个智能电磁煎药锅,内胆是紫砂材质,只要按照明加好水,设置好时间,自动就熬好了。”

        “哦!那倒是也行,反正我开的药挺简单,也没什么特殊的讲究,学用之前,我们做过实验了吗?”

        “当然啦!熬药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买零便夷黄芪、甘草、当归,按照明书试着熬了几次,遇到有什么不明白的,我直接打客服,还行!客服人员解释得相当具体,基本原理也解释得通。”

        “那还行!回头你拍几张照片发我看看,明书也一并发给我,这种电锅得多少钱?”电话这头,边沐随口问道。

        “5000多。”

        “好贵哦!我还以为几百块钱呢!”电话里,边沐惊奇地回应道。

        “煎药可不敢儿戏,自然优中选优喽!希望瑛子早日康复。”

        “你这朋友当得绝对够格!佩服!我这边还有点事,改再聊!”

        “好嘞!回见!”罢,苏琳雯那边把电话挂了。

        站在租好的门面房门口,边沐正四下里扫看呢,就听身后不远处有人招呼自己:“边大夫!这附近哪儿适应停车啊!”

        回头一看,原来是吴凤岚的女儿,此刻,她正坐在一辆客货两种面包车驾驶仓里。

        “前面右拐,对!走个三五百米,然后再左拐就看到了。”着话,边沐大声指点了几句。

        “好嘞!待会儿见。”罢,吴凤岚的女儿驾车就此离去。

        ……

        “就是这家店啊!真不错!楼上是?”环顾四周,吴凤岚女儿笑着夸赞了两句。

        “两层全让我朋友租下了,一楼经营‘烤鱼’、‘清蒸鱼’,二楼暂时空着,一时还没想好具体怎么使用。”

        “是吗?这楼上楼下的加一块儿得300多平吧!”

        “419平,看着挺大的吧!”

        “相当大了,一年租金怎么也得20万吧?”

        “22万。”边沐笑着回复道。

        “真叫个贵啊!你朋友真有钱!”

        “还行吧!这儿话不大方便,我朋友签合同去了,待会儿才能回来呢!咱找个地方聊聊你母亲的后期治疗。”着话,边沐陪着吴凤岚的女儿进了旁边一家咖啡屋。

        二人都喝不惯咖啡,边沐则要了两杯柠檬茶。

        “刚才那辆面包车看着还新着呢,买车了?”边沐随口问了问。

        “我妈给零钱,总共也没开了几,送货可是方便多了。”吴凤岚女儿喜孜孜地回应道。

        “真不错!照这个进度,你妈距离彻底治愈那可就越来越近了。”边沐笑着道。

        “太好了!多亏您悉心治疗,我妈嘴上不什么,心里其实挺感激您的。”

        “应该的,你妈停药也有差不多一周了,下周三开始,我给她换个方子,那个方子得用一些鸡蛋黄,考虑到后期治疗也少不了要用,我建议你妈或者你养几只芦花鸡。”

        “哦!我妈虽住的是别墅区,物业也不会允许在前后院养鸡的,还是我来想办法吧!”

        “那行!我的芦花鸡非同寻常,我给你个电话,你们电话联系好了,你再开车去取,三只就够了,人们平时使用的鸡饲料咱一概不要,玉米、大豆、山楂、豆腐渣、白面,混在一起即可,具体比例和注意事项事后我发给你。”

        “好的!我会想办法喂好的。”

        “此外,你平时多准备点百合,今后一段时间,以百合、鸡蛋黄为主,我教你配制一种蛋黄茶饭,每早晚各服用一碗,不出预料的话,你母亲整体体质慢慢就恢复了,再过段时间,遇合适时机,我教你两段话,趁你妈心情好的时候,你慢慢讲解给她听,不出意外的话,你妈应该很快就完全康复了。”边沐笑着解释了一番。

        “是吗?太好了!我一定把那三只芦花鸡养得肥肥的,那是两段什么话呢?”

        “现在还不能跟你清楚,省得到时候你再得走了样,时机成熟的话,我会提前两三个时通知你的。”

        “明白了!谢谢边大夫!”

        “不客气!哟!曹老板回来了!”着话,边沐起身离座朝大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