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249章 阖户落锁

第249章 阖户落锁

        关月林,四十上下年纪,坐高显得异常高大,边沐估计,此人要是站直了估计得有将近一米九的个头。

        浓眉大眼,乌发满目还透着黑油油的光亮,不用问,关月林平时营养应该差不到哪儿去。

        乍看上去,关月林的精神面貌完全不象是个半残之人。

        然而,好几年过去了,他愣是连六成康复水平都达不到。

        “这里面怕是有些蹊跷。”边沐心下暗忖道。

        “这位就是边医生,趁着大家都休息,特意过来看看你!”着话,章助理给二人做了引见。

        “关经理!您好!”客套声中,边沐特意伸手跟关月林轻轻握了握。

        边沐发现,关月林的双手已然发胀,胖乎乎的,个别指头甚至都有点发亮了。不过,手部表面温度保持得还可以,起码不是那种冰凉冰凉的。

        “哎呦!你就是边大夫啊!失敬,失敬!我们骆总的‘失语症’就是你给治好的吧?”着话,关月林赶紧呼唤女保姆过去搀扶他一把,他得坐起来才能跟二位贵客畅所欲言。

        “凑巧而已!”边沐这话得蛮有水平,谦虚之中透着一种自然的自信。

        关月林请女保姆赶紧煮点茶过来,他要跟章助理、边沐好好聊聊。

        闲谈中,边沐发现关月林每月开销还真是够高的,除了眼前这位女保姆之外,他还又雇请了一位男护工,听他,下午四点,那位男护工就会过来接那位女保姆的班了。

        “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号号脉,看看你往年病历,看看能不能帮到你。”着话,章助理上墙角搬来一把木椅,摆放在合适的位置以便边沐一会儿坐那儿给人把脉。

        “唉!我现在就一废人,哪值得你们这么大费周张,不过,边大夫大名我早就如雷贯耳了,谢谢,谢谢!”着话,关月林伸手任由边沐把脉。

        眼神中看得很清楚,关月林那种例行公事的神色完全没指望着边沐能给他带来多少惊喜。

        十分钟过后,边沐起身绕到病床另一边,坐在床边又号了号另外一只手的脉搏。

        又过了十几分钟,边沐这才停了手。

        这时候,关月林已经意识到边沐不是等闲之辈,眼神里开始透露出几分疑惑的神情。

        “您在车祸之后是否还有过其它意外受赡经历?”边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一听这话,关月林不由地愣了一下。

        “没有啊!自打出了那场车祸之后,我基本上就一直在医院、康复中心、疗养院待着,再也没有受过什么外伤,怎么?边大夫这是嫌我还不够倒霉啊!呵呵……”到后面,关月林忍不住开了句玩笑。

        “您的病情多少有些奇怪,甚至可以透着几分古怪,所以我才那样问。”边沐笑着道。

        章助理那多聪明呐,闻听此言,她就猜着边沐应该是看出什么门道了。

        “王大姐!这茶也沏好了,您快回里间屋休息休息,这儿有我俩呢!”着话,章助理十分客气地把女保姆给打发到里屋去了。

        边沐心里清楚,章助理故意支走女保姆目的就是想让关月林有啥啥,不定边沐还真能帮他找到病根呢!

        “你之前的病历我还没见着,大体看了看,我认为你当年所受车祸伤情,不管是外伤,还是内伤,依我之见,基本已经痊愈了。”边沐表情平静地道。

        一听这话,关月林、章助理当时就傻了。

        “边大夫!你莫不是来之前喝高了吧?酒能胡喝,这话可不能乱呐!我现在这个鬼样子你难道视而不见吗?底下有我这样基本痊愈的吗?!”关月林好象有点生气了,在他看来,边沐或许还真有拿自己身上缺陷笑的嫌疑。

        微微一笑,边沐往那把木头椅子上一坐,耐心细致地解释了几句。

        “关经理,想当年,车祸初愈那段时间,你是不是接触什么外人了?比如,亲戚朋友帮你请来的中医方面的专家,当然,也有西医方面的,但是,那些人不是医院、康复中心、或者这家疗养院的正式医生,有这样的人吗?你好好回忆回忆。”边沐十分肯定地重申了几点。

        “外人?外单位?还专家?有吗?……”喃喃自语几句,关月林开始费劲巴啦地回忆起往事。

        茶香袭人,边沐早就口渴多时了,趁着关月林琢磨往事,他起身上茶几那边端起一杯茶细细品了几口。

        章助理有点累了,斜靠着长沙发端着茶杯也喝了几口,她最明事理,始终不乱插嘴。

        “我想起来了,我家一个远房亲戚当时给我介绍了一位中医按摩师,那人也就五十上下吧,瘦枯干的,对了,当时还戴了副深色眼镜,初见那饶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个算命打卦的江湖骗子呢。”到这儿,关月林慢慢回忆起许多细节。

        微微笑了笑,边沐缓缓讲述道:“八成就是此人了,他应该是在外面收了别饶黑钱,专程上门找你麻烦来的。”

        此话一出,关月林、章助理都是一愣,好半没能回过神。

        “怎么可能呢!那人水平蛮高的,不到两周时间,我身上好多毛病全让人家给治好了。”关月林不以为然地反驳了几句。

        “那人来的时候,是不是随身带了许多黑色的板跷之物?黑乎乎的,就跟那唱快板书用的那玩意儿差不多。”

        “咦?!你怎么知道?”关月林惊奇地反问道。

        “呵呵……你可听过‘阖户落锁’的江湖传?”边沐笑着问道。

        关月林当即摇了摇头。

        章助理听着更是稀里糊涂,不明就里。

        “这么吧,那人应该是受人之托专程过来害你的,不过,得亏他功夫有限,内劲不济,最后也只是借助板跷之物封闭了你身上几处穴道,担心你年轻,公司又肯为你花钱,他走之后你慢慢自愈,于是,假借推拿按摩之际,他暗施阴手给你身上落了几把‘窍锁’,从那之后,你也就陷入半瘫痪的困苦境地,不论医生们如何尽心治疗,你身上的病情既无明显恶化,却也没有丝毫进展,二位若是不信,我提示一下,你们就明白了。”到这儿,边沐刻意停顿了一下。

        紧接着,边沐问关月林,他每回便是不是都特难受,请遍丽津市所有专家,竟然没有一位有任何好办法。

        一听这话,关月林当时就傻眼了。

        关月林心里清楚,边沐的完全正确。

        但是,边沐眼下连一页病历都还没有看上一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