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253章 利欲熏心

第253章 利欲熏心

        不经意间,一壶茶水早已被三人喝了个精光。

        章助理连忙上厨房烧水去了,生怕自己因为烧水再关键情节给耽误了,章助理要求二人先别正式开聊,等她烧好茶水大伙再一起高谈阔论。

        趁着章助理烧水的空档,边沐起身来到床着将关月林的双腿、双脚仔细检查了两遍。

        “咋样?!能治不?”关月林心翼翼地问道。

        “放心吧!能治,不过,我得找个帮手才行,推拿方面我水平一般,出于节省治疗时间考虑,我建议你最好换家医院住段时间。”着话,边沐以拳头各处骨关节用力在关月林左脚足心“涌泉穴”位置按摩了半。

        “还行!总算还有点反应。”边汰笑着道。

        “只要能治好我的病,住哪儿都成。”关月林语气急切地回应道。

        “搬到我原先上班的地方住段时间吧,我跟之前的同事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帮你搞套特需病房,单间,你平时生活也少受些打扰。”

        “行!没问题!我爱人傍晚就过来了,我跟她再商量一下,她要没啥意见,下周我们就搬过去。”关月林此时已经意识到边沐应该是位相当撩的中医才俊,好不容易抓住一根救命绳,无论如何得抓紧时间试一试。

        “丽石县人民医院那边有位叫穆莳叶的女大夫,我师姐,针灸、推拿、板跷、按摩……她已经位列高手阵营,回头我设计一套具体治疗方案拿给她,由她给你做具体的推拿治疗,同时再辅之以汤剂治疗,相信不出三个月,必有收获。”边沐笑着介绍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行!没问题!我绝对认真遵从医嘱,好好配合穆大夫做治疗,希望早日重返正常社会。”到这儿,关月林多少还有些伤感呢!

        正在这时,章助理端着新泡好的茶水回来了。

        “刚才我不在的时候,你俩都聊零啥?”一边沏茶,章助理笑着问了问。

        边沐就将换医院找穆莳叶做治疗的事简单介绍了一下。

        “好啊!如此一来,我们公司可是省下不少钱呢!回头我跟他们商量商量,尽量把节省下来的费用还是都用在老关后期治疗上,老关!碰上这么好的医生,你和你的家人可是得好好加油哦!”章助理笑着道。

        “那是一定!刚才哪儿了?对!狼多肉少……曹姓村医开价太高,当时就惊动了好多人,有钱的,有人脉的,有势的……啥样的人都有,我印象比较深的无非就是市中心医院的岳院长、‘六顺荣‘背后的老板,还有我们公司的骆总,另外……还有一位姓陈的大老板,比较奇怪的是,那位陈老板并非医疗界的大佬,不过,听他在办公大楼里修建了一个医务室,是医务室,它当时的规模早就快赶上型医院了,总之一句话,新奇古怪的,围绕着那个所谓百万级秘方,好多家公司、个人都在争抢,一时间,姓曹的那位村医就把价码抬到了200万。“关月林一边回忆,一边详细地一一列举了一番。

        ”陈老板?你一提超大规模医务室我想一人来,他叫陈阅卿,如今岁数可是不了,因为其它杂事,我跟他有过数面之缘,不知关经理所的那位陈老板跟这位是不是有点什么瓜葛?“到这儿,边沐朝关月林瞧了两眼,顺便把晾得差不多的茶水给他端了过去。

        ”陈阅卿……哪几个字?阅读的?..阅?卿卿我我的卿?“关月林努力回忆着。

        ”对!就是这么几个字,是他吗?“边沐表情严肃地回应道。

        ”我手机里好象有他的信息,稍等!我查查。“罢,关月林从枕头底下取出手机划拉了半。

        ”对!没错!就是这个陈阅卿,他当时甚至多给了50万,看那意思,他对那秘方势在必得。”关月林渐渐都想起来了。

        这时候,章助理在旁边插话道:“后来呢?”

        “后来,在前女友的帮衬下,老曹最终答应以150万的高价卖给咱们公司,我当时还挺高心,独自开车就去签约,顺便把钱给他们打过去,曹家不是着急着买房娶媳妇嘛!当时大家都怕夜长梦多,那也怪我太着急,一没有叫同事一起陪着,二没有选个合适的时间,等我快到镇上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光线不是不好嘛!不一留神,就出车祸了,唉!为了一张方子,差点儿把命给搭进去。”到这儿,关月林应该是回忆起当时可怕的一幕,脸上多少浮现出几分恐怖的神色。

        见此情景,章助理赶紧把话头给岔到别处了。

        “后来呢?那秘方落谁手上了?”

        “唉!谁也没落着,我不是出事了吗?老曹好象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啥也不卖了,当然,中间会不会有什么人找他谈过了,那就不知道了,总之,从那之后,老曹对外声称他就是一时喝高了,家里根本没什么价值连城的秘方,那都是他编故事哄我玩的,慢慢地,也就没谁再提起那事了。”

        “那……再后来,那秘方落谁手上了?”

        “后来?没过多久,老曹得急病就去逝了呀!人们都他手上有那么值钱的方子也救不了自己的命,简直是利欲熏心,编那么大一个故事忽悠人,活该!反正什么怪话的都有,再后来,人们就把他当作骗子渐渐也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不对呀!老曹这是帮你脱掉所有干系啊!那怎么后来又突然冒出个干巴老头来呢?”

        “唉!八成跟那个项目组突然被撤有关吧!”到这儿,就见关月林冲二人招了招手,将二人叫到床前。

        压低嗓音,关月林悄声道:“按理,骆总待我不薄,有些话我本不该对你俩的,不过……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咱们现在又都不是外人,另外,有些事烂在肚子里对我也不好,不定将来还得惹出什么是非来,倒不如给你们听听,或许还能去去晦气。”

        听闻此言,边沐和章助理不由地愣了愣神。

        关月林接着道:“其实,那个项目组上山是找金矿去了,虽然最后一无所获,不过,我一直觉着丽石县周边山林里的确孕育着至少一座神秘的金矿。”

        听完这话,边沐这一回着实吃了一惊。

        “原来……干巴老头是冲着金矿一事来的?!”章助理惊呼道。

        “有可能……不然的话,无冤无仇的,他发神经啊!唉!要不利欲熏心呢!对了!我想起来了,后来,那个干巴老头也死了,喝醉酒,倒在路边冻伤了,好象后来由此引发了某种急性病,当晚人就走了,刚才没想起来。”关月林恨恨地回应道。

        脑海里闪电般过了一遍杂乱无章的往事,边沐觉着有点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