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254章 尊重同行

第254章 尊重同行

        气血逆行已经有几年了,关月林体内气机早已紊乱失序,大脑长期供氧异常,关月林在思维方面跟正常人还是有差异的。

        这一点,边沐通过号脉感知得很清楚。

        另外,长年被困在医养中心,关月林跟社会早就严重脱节了。

        由此,关月林所讲的那些事可信度并不是很高,其中一些事理逻辑难免有错乱的成分,这一点完全可以肯定。

        甚至于,关月林讲述的部分内容有可能出自他的幻觉,未必符合当时的实情。

        干巴老头未必已经病亡。

        金矿一事十有八九也是子虚乌有的想象。

        从始至终,边沐一直高度质疑丽石县某处富含金矿。

        “不过,他脑子没坏,基本逻辑体系应该没出什么大问题,他所讲述的那些基本事件、重要逻辑节点可信度还是挺高的,再这么聊下去,他怕是该胡言乱语了。”想到这儿,边沐冲章助理使了个眼色。

        “老关!咱们今聊得时间够长的了,你也该歇会了,边大夫!今能不能做点什么治疗?我外行,随便乱啊!老关那手看着让人心里特不舒服,你能不能想办法先把这个症状给消除掉?”章助理与关月林关系到底还是不错,眼见着老部下、老朋友手肿成那样,她心里肯定挺难受的。

        “时间拖得有些久了,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换一位医武高手诊治的话,三五之内,关经理手指上的麻烦应该也就解除了,我不行,功力不够,二位有所不知,那个干巴老头虽医术有限,不过,于针灸一道,他可是正经八百的‘子午流注’针法传人呢!关经理,请你仔细回想一下,那个干巴老头每回给你扎针、做艾灸治疗是不是特意选在下午六点前后,也就是太阳将要落山之际?”着话,边沐朝关月林那边瞧了两眼。

        “我想想啊……对!就是你的那个钟点,当时我还问他来着,扎针嘛!完事后不得护理一下针眼嘛!上午十点到中午十二点阳光灿烂的多好,省得我们再着个凉、受点风什么的,针灸理论我也知道一些,针眼位置要是护理不好,很容易进邪气的,对吧?边大夫!”到这儿,关月林冲着边沐招呼了两句。

        “是这么回事!你理解得完全正确,以你当年的病情,干巴老头的确应该选择上午,尤其是阳光浓烈之际,那时候扎针,疗效极佳,他是行家,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他之所以选择日落时分,那是故意给你种‘阴窍’呢!这就跟金庸先生所写的那部《龙八部》部分情节有些相像……”刚到这儿,边沐就听章助理插了两句嘴。

        “‘生死符’?!哇靠!干巴老头真是坏透了!这是故意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专门挑相反行针时间祸害你!阴阳颠倒,边大夫!我猜得对不对?”章助理忍不住插了几句嘴。

        “嗯!大体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我们现在要想纠正的话,就得拿出更多的时间,而且方方面面基本上都跟他反着来,我功力有限,今要想收到点疗效的话,咱们得借助一种‘脉冲针’,就是人们常的电针,不知这边值班大夫有没有这种设备。”边沐笑着解释道。

        “没事!我去协调!你跟我,要哪种电针,万一他们这儿没有的话,我让朋友们给你送来。”章助理这是一心想让关月林手指尽快消肿。

        “稍等!我网上搜几张图片给你。”着话,取出手机,边沐上网搜索了一阵子。

        “好了!发你手机上了!你注意一下顺序,最好的我排在第一了,实在不行,找一部排在最后面那部也成。”边沐笑着解释了一下。

        打开手机点开软件看了两眼,章助理随口回应道:“知道了!”

        章助理转身这就准备出门协调这边的主治医生,边沐想起一件事,赶紧把她给叫住了。

        “等一下!咱们做事还是守点规矩的好,同时对人家主治医生也是一种尊重,在我协调好穆师姐之前,关经理不是还得在人家这儿住着嘛!我在人家一亩三分地行医,出去挺难听的,所以……咱们得有个手续才行,我呢!现在联系一下岳医生,让她想想办法。另外,最好给关经理爱人打个电话,家属有知情权的,你们别嫌我啰嗦啊!将来我是打算正经八百开诊所、办医院认真行医的,现在在方方面面就得养成好习惯,如果今后大家都比较注意的话,中医这一行的行业风气也会越变越好的。”边沐耐心地解释了一番。

        “你的在理!这道理我懂,我们平时做生意都特别注意方方面面人物的感受,你放心,我会协调好的,岳医生那边你联系你的,我呢,也找几个朋友试试,最好能帮你出具一个专家会诊之类的证明,那样的话,这事不就顺理成章了嘛!”章助理笑着回应道。

        “没错!是这话,那咱们两头行动,谁弄成了算谁的。”边沐笑着道。

        “好嘞!”罢,章助理起身快步出门协调关月林的主治医生去了。

        ……

        “你做的对!同行之间就得互相尊重才行,不然的话,行业风气不就变得更糟糕了嘛!这事好办!虽为了避嫌,我爸那边暂时不方便安排你上白楼参与专家们的日常讨论,但是,你在那边可是正经八百注册过的,专家身份早就是货真价实的事实,我这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安排院办给你出具两份书面证明,一份是白楼的,那边的手续比你想象的要正规得多,另一份是我们医院的,有些手续咱们后补就行,这事怪我,最近我家一个近亲得了直肠癌,中晚期,他平时跟我们家走得挺近的,这一下子得这么重的病,我就得陪着跑前跑后的,你的事就……抱歉啊!”电话里,岳医生话里话外透着真诚的歉意。

        “瞧你的!本来是我麻烦你嘛!我在这边做治疗可得一段时间呢!你慢慢协调就行,另外,中晚期的判定界限其实是蛮模糊的,具体到每位病人还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差异,不如这样,回头你把那位亲戚的病历发给我,我帮你看看。”投桃报李,麻烦人家这么多回,边沐多少也得表示一下。

        “怎么?你能治?”

        “眼下还不好,等见过患者本人再吧,你把病历发过来,我好心里有个底。”

        “行,行!你要出手的话,我相信会出现奇迹的!你等着啊!我这就给你办手续去。”罢,岳医生那边不等边沐回话着着急急把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