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256章 子午流注针灸术

第256章 子午流注针灸术

        住院医张大夫他们三个推来一部台式脉冲式针灸仪,当下最先进的一款“电针”设备,边沐在“晖康”医院的时候用过几次,一点儿也不陌生。

        众人相互寒暄已毕,那位年轻的责任护士将针灸仪的电源接通,低着头在那儿开始调试。

        岳医生在章助理帮衬下,赶紧将吃剩的饭补腾进里间屋,她俩也是第一次见识边沐使用“电针”,将里间屋简单整理了一下,二人快步回到病房观摩边沐具体如何行针。

        在那位护士长和责任护士帮衬下,边沐帮扶着关月林翻了个身。

        随后,边沐从不锈钢治疗盘中取过一块消毒好的生姜,右手持刀切了一块生姜片,看上去大约有两枚硬币厚薄。

        瞅准“神道穴”,边沐随手将生姜片搁在上面,将右手食指消了消毒,边沐伸食指按压在那片生姜正中心位置,劲力微吐,将生姜片与患者皮肤之间的空气尽数逼出。

        边沐这样操作的目的在于充分利用大气压的力量将生姜片固定在患者后背皮肤上,待会儿钢针则从生姜片穿透而过,生姜片则可以起到两个作用。

        一则,生姜片可以激发“神道穴”周边血脉的活性;第二,利用生姜片特殊的粘性,有助于金属针灸针更好地固定在后背,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摇晃。

        待会儿,边沐将在金属针针柄接上磁电电极,电极饥导线都是有份量的部件,针灸针纤细质轻,处理不好很容易发生“错位”现象,从而导致治疗效果大打折扣。

        住院医张大夫他们三位还是头一回见识这种前期准备,互相对视两眼,觉着眼前这位年轻的边大夫怕是有些道行呢!

        “关经理!待会儿我将在你后背扎两针,脚部刺一针,后背两针为‘脉冲针’,脚部那一针是辅助针,我将用常规手法,不接针灸仪,扎针过程中,你要有什么特殊的反应,请及时知会我一声,我好及时加以调整。”边沐将自己的治疗方案向关月林做了简单的介绍。

        其实,这些话主要还是讲给住院医张大夫听的,人家毕竟是这里的地主,当众介绍具体治疗方案也是对张大夫的一种尊重。

        “知道了!你放心大胆地扎吧!”关月林笑着回应道。

        “神道穴”,边沐刺邻一针。

        急刺徐进,慢捻提气,渐入表里……边沐走的是传统寻气探脉的常规路子。

        “夕德”医养中心是家中高档疗养单位,所有医护人员都经过严格的针灸理疗业务培训,住院医张大夫虽是西医出身,于针灸一道却也颇为精通。

        边沐这一出手,他就看出自己跟人家这种当红职业中医医师的差距了。

        关月林久病难愈,气血经脉早就凝滞多时了,饶是边沐这种针灸高手,努力了好长时间才勉强将气机的“气头”慢慢牵引出来。

        轻轻舒了口气,边沐就手从责任女护士手上接过一个电极夹,轻轻夹在金属针针柄之上。

        第二针,针刺“悬枢穴”,挑选这里进针恰是边沐高明之处。

        可惜,住院医张大夫等三位医护人员全是平庸之辈,站旁边丝毫看不出半点玄妙之处。

        第二针扎完,关月林一声不吭,显然没什么特殊反应。

        第三针,边沐选择扎在关月林左右双脚“隐白”穴上,这两针是常规寻常针,不用接电极,也没有加盖生姜片。

        边沐那边刚刚收手,就听关月林大声道:“边大夫!我的两只耳朵后耳根感觉有点发热,后脑勺有点凉嗖嗖的感觉,其它方面还好,一切正常。”

        闻听此言,边沐还没啥呢,住院医张大夫抢先开口了。

        “关先生!恭喜你啊!一针见效,边大夫果然是蠢高手!恭喜二位!二位还真是医缘甚深啊!”

        女护士长和那位责任护士对关月林的病情了如指掌,听关月林这么一,二人脸上都浮现出惊喜交加的神色,连声恭贺了关月林几句。

        岳医生对针灸也颇有些心得,关月林那边完,她就知道边沐这是得手了,她是打心底替边沐高兴。

        章助理虽不懂针灸术,毕竟也是医药行业的人,关月林话音刚落,她就知道老关有救了!

        醒针还得段时间,住院医张大夫一看关月林康复有望,他自然非常高兴,随口客套几句,招呼着两位女护士出门走了。

        “老关!你今儿可是大喜啊!折腾半可把我给饿坏了,岳大夫!你刚才也没吃好吧!走!弄点吃的去。”罢,拉着岳医生,章助理上厨房弄吃的去了。

        关月林有女保姆守着,边沐随口叮嘱了几句,让女保姆心看护电极夹,一旦脱落马上跟他一声。

        边沐刚才已经吃好了,提高嗓音跟章助理、岳医生打了声招呼,他走出病房在楼道里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给贺同学打了个电话。

        “电子模拟画像?有啊!不过,那是款付费软件,我玩过几次,画出的人物肖像还真有几分相像,不过,距离本人真容还是有些距离的,要不……上网找个职业人像画手?那样会精准一些,以后你拿着画像四处找人打听也方便些。”电话里,一听边沐准备借助手机app给那个干巴老游医画张模拟肖像,贺同学给他泼了盆凉水。

        “不用太精准,只要能有四成相似度就行,‘鬼石那边卧虎藏龙,回头我拿着近似模拟画像找找他们,不定还真能打听出关于那个干巴老游医的一些重要线索。”电话这头,边沐将自己一些想法告之贺同学。

        “找着又能怎么着?!这么多年过去了,八成早就过了追溯期了,到时候,只怕会弄得你更加烦心。”电话里,贺同学不以为然地回应了几句。

        不过,归,该帮的忙还是要忙的,一边跟边沐聊着,就着笔记本电脑,贺同学坐在校图书馆阅览室开始查询相关手机app软件。

        “我不是要追究干巴老游医的刑责,时过境迁的,关先生这边上哪儿搜集相关的有力证据啊!你有所不知,那个干巴老游医学的可是正经八百的‘子午流注’针法,我呢!一直在寻找学习这方面技法的机会,到了还是没能如愿,假如我顺顺当当找着那老头,我或许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子午流注’针灸术的正主,如果对方愿意传授点针灸术,那我可就受益匪浅了!”电话里,边沐将自己的意图简单介绍了一下。

        听完这番解释,贺同学表示自己听明白了。

        没过多一会儿,边沐手机上传来一个链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款电子模拟画像软件的下载网址。